戏剧节第四场《杜鹃窝》| 明德书院

发布:艺术中心 2016年12月30日 点击:

随着灯光逐渐暗去,满地散落的药品不再跳动,人性被抹去的麦克莫非消失于黑暗,女记者冷漠而直白的报道,《杜鹃窝》全剧步入尾声。在后台人员的辛勤工作与演员的精彩演绎下,“杜鹃窝”那无情而伪善的形象深深地印刻在观者的脑海,同时也使人对精神病人产生了新的理解。

随着切斯维克先生的舞步,明德书院戏剧节拉开了序幕。在院长的介绍中,我们认识到了这个精神病人们不得不去的“家”——在这里,他们可以得到保护,但他们生活的快乐吗?他们能像院长所说的,过上正常、和谐的生活吗?随着剧情的发展,很遗憾,答案是不能。

梅尔小姐每周都给她的孩子写信,希望知道自己孩子的近况,并且让孩子知道妈妈一直在他心中,尽管不能在他身边呵护他,做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但尽管梅尔每周都写一封信,但护士长却从未寄出过任何一封。而小温特,梅尔的孩子,甚至也不知道他有这个母亲。不幸中的万幸是,他过得很好,很快乐。

比利从小就有自闭症,这让他说话都结结巴巴,在社会中不能和别人正常的交流,在精神病院不但没有得到理解,还被护士长嘲笑;安哥拉还有着狂躁症,一言不合就会暴怒,每次却都是她的伙伴们制止她;简的偏执症更加可怕,一件小小的事能把她逼疯,然而这所精神病院做的,却是一遍又一遍的公开讨论她和她丈夫的问题,公开羞辱她,让她无地自容;马丘是智力障碍,作为女士的她连穿裙子这样简单朴实的要求也被护士长毫不留情地驳回。

然而,最悲壮的那个,无疑是麦克莫非。恰巧,最有想法的那个,也是麦克莫非。不幸,最后化为平庸的,还是麦克墨菲。

在观众的注视下,聚光灯的照射下,华盛顿押着麦克莫非进入了大家的视线,这也是他第一次亮相。随着华盛顿沙哑的声音喊着:“这是本院的新病人,麦克莫非”,就能感受到,他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一开始,他遭到了所有病人的排斥,人们都不愿和他一起玩。但在一次病人大会上,他提出看棒球赛时的激动表现,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这个骨子里带着叛逆之心的麦克莫非。或许,他并不疯。在投票表决失败后,他也没有垂头丧气,而是私下带着他的“兄弟们”,一同观看了一场令人心血澎湃的棒球赛。

但这一切,在一次采访后都结束了。暴乱之后护士长告知梅尔的真相使她自杀,而领导人麦克莫非则遭遇了最为残酷的手术之一——前额叶摘除手术,这让他不记得任何事情,更可怕的是,这使他失去了人性。而这些悲剧,激怒了病人,酋长在黑暗中捂死了失去思想的麦克莫非,病人们逃出了精神病院,混进了社会。

 

“您好,请问您知道……哈吉17号吗?” 当比利用着不结巴的方式说出这句话时,当院长、护士长揭下虚伪而残酷的面纱时,我们隐约感受到,精神病院并不是把病人治好的地方,而是把正常人逼疯的地方。而麦克莫非,是这精神病院的革命者,却也最终成为了目标。

 

比起喜剧,这部《杜鹃窝》整体偏向于悲伤。大起大落的剧情走向令人琢磨不透,那些出乎意料的人物举动凸显着黑色幽默的特点。

 

“我要让人先开怀大笑,然后回过头去带着恐惧回顾他们笑过的一切。”[1]

 

若是反抗,就会被阻止。

哨声是规则,是枷锁。

无法喘息,无法反抗,那最有可能打开这枷锁的钥匙被生生掰断。

那就逃离吧。

 

剧中,麦克莫非遭遇了“极刑”——失去他的思想,失去他的记忆。行尸走肉。曾经为带领人的他,被夺去了灵魂,他们无法反抗,因为连最坚定的麦克莫非也已不在。“麦克莫非走了,”酋长的话说明了一切。于是,他们在夜晚,破坏规则,最终逃离了这里。

 

他们混入了社会,剧情以比利的话作为结束。那无辜的语气,似是最有力的武器,直指疯人院的上层的虚伪;单纯的话语,是悲伤与执念的表达。那是那样的他,能够做到的一点点改变。

 

装作聋哑的酋长,曾令观众笑声不止。但那之后的原因,是为了逃避,逃离护士的眼睛,他已经放弃反抗。麦克莫非的举动使他重燃信心:有可能战胜,那是希望。看到失去思想的麦克莫非,他毫不犹豫的杀死了他,因为他明白那已然不是麦克,与其让他这般活着,不如让他解脱。最终他带领着其他病人逃离了这“杜鹃窝”(cuckoo’s nest)。

 

几个疯人院的病人出逃,这一切对于这个精神病院似乎算不上是足以摧毁它的事情。它将会接纳新的病人,它将会有新的护士长,也许,它也将会有新的“麦克莫非”。

 

这个并非大人物,甚至是混混之流的爱尔兰籍男人,他懂得人的真谛,有着人的尊严。但到底是秩序重要,还是思想重要,无法判断。

 

“一个人是正常人,还是疯子,是由社会决定的,所以你必须符合标准。”[2]

 

 

 

[1] 约瑟夫·海勒

[2] 选自《飞越疯人院》。重庆出版社。

 

 

 

 

 

 

 

 

 

 

 

文案合作/Verge

文案 / TINO 李沛阳

摄影 / 雷君毅 段逸婷 王雪铮

排版 / 叶盛坤

 

动图合作/钢的琴摄影工作室

动图摄影 / 梅涵睿 孙唯轩

动图剪辑 / 王慧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