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节第三场《剪刀手爱德华》| 熙敬书院

发布:艺术中心 2016年12月30日 点击:

 
 柔和的灯光下,一个慈祥的、满头银发老妇人对她的孙女讲述着她的故事,一个有关于她曾经的爱人与剪刀的故事;关于为什么,一个从未有雪的地方,下雪了的故事。
 
时间一转,观众被带到了老妇人的回忆之中。
她的回忆中,有初见爱德华的恐惧、有对于单纯的爱德华的怜爱;有介于富二代男友占美与爱德华的纠结,也有对于爱德华无法融入社会的忧虑。她游走于两人以及社会之间,逐渐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她记得四个女邻居的聒噪;记得母亲对爱德华的不断庇护;也记得那天晚上,当爱德华被关在占美的家中,眼中透出的些许无奈与无助。
然而那是她最后一次看到那种眼神,直到在古堡之上,爱德华与她道别。她听到了一声果决的:
“再见了”。
所有人离开了爱德华,可雪一直在下。
 
 
 
可怜的爱德华,他的创造者不止少给他了一双人类的手,还未来的及教给他如何做一名人类,所以当碧姬第一次见到爱德华时,他还未有一个完整的灵魂。
“朝雾早已在一片肃穆中消散净尽,那花花世界就展现在我的面前。” 爱德华大概到最后都想不明白,碧姬把他带出古堡感受人类社会的人情,对他是否是幸福的开场,还是噩梦的伊始。
 
爱德华见到的第三个人类是碧姬的女儿嘉丽,爱德华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她。
但他记得非常清楚,当他第一次来到嘉丽的家中时,嘉丽对他的存在的抗拒。
同样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五个从门外来访的客人。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就像见到了一个怪物一样。
但爱德华并不认为自己是怪物,他只是没被完成。
恍惚之间,这五个人又开始围着爱德华转,让他用他的剪刀为他们修剪植物。爱德华很高兴,因为他终于被大家接受了。
是这样吗?那个晚上爱德华在占美的房子里想着,他们大概只是在利用他罢。不过爱德华不在意,至少嘉丽是他的朋友。为朋友做事,他不在乎。至于嘉丽的父亲说的所谓道德,爱德华不懂,它大概没有朋友重要吧。
 
“我为朋友做这么多,她感觉好吗?”
当爱德华看到占美举着枪站在自己面前时嘉丽的表情时,他动摇了。
他不懂他遇见的所有人类所做的一切。
为什么他们前一秒在害怕他,后一秒在簇拥着他,下一秒着又开始怀疑他。
“如果我离开的话,大家都会更好吧。”
于是爱德华决定永远呆在他“出生”的那个城堡里。
然而爱德华在躲避占美的时候,想起了之前占美与嘉丽……
“至少在最后,把那个家伙……”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用他的手,做了那个令别人真正害怕他的事。
自此他的存在,就仅剩了漫天不该存在的飞雪。
 
 
 
 
时间回到现在。
老妇人又一次看见了漫天飞舞的雪花。
“是的,他还活着!”
站在雪地里,她想到了她第一次看到雪的场景。
她想起了,有爱德华时的那段时光。
恍惚间,她好像成了爱德华。所有人,所有人围在她周围。他们像是在为爱德华作一首诗一般:
 
碧姬(许艺彤饰)
我想学会如何去爱别人
我该怎么做?
把你带回家里一起生活就算是爱吗?
哪怕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哪怕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人。
带你走出深渊,看看白色的光
或许是泛滥的母爱在作怪
我想让其他人接受你。
 
爸爸(胡正航饰)
我不了解你,
或许你现在已经忘记了我是谁
我愿意去接受你的到来
可是你为什么要去犯罪?
你难道不应该有一个作为人最基础的认知吗?
对不起,在这个立场上我无法苟同。
 
警察(王俊杰饰)
请你立即离开……
该死,一个警察怎么能对罪犯心软。
可是我真的很想和你成为朋友
因为在一个人值班的夜里
我真的好孤单。
但是即使离开了,也请好好地继续生活下去。
 
科学家(栾雨芃饰)
孩子,你是我最后的作品
请不要怪罪我第一次把你的双手做成了剪刀
这是出于我自己的私心
因为我一个人生活在这古堡里
无论多么用力也不能再切断任何蔬菜
就算是房角的蜘蛛网
我用尽浑身解数也不能将它们打散
请原谅我。
我怕其他人会伤害你
我这双手保护不了我的心
和我爱的人。
 
女邻居(戴莫凡、牛昱琦、胡楚晶、吴明珏饰)
请不要说我肤浅
谁不爱美?
谁不喜欢与众不同?
谁对我有益,我就爱谁?
我世俗,可是在这世间,
又有谁是清高的?
呵,你们谁又有资格嘲笑我?
 
小孙女(李春雷饰)
你是谁?
为什么奶奶提起你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泪水
你伤害了奶奶吗?
但是奶奶提起你名字的时候
声音好温柔啊,
就像是晚上睡觉之前给我讲故事那样
轻柔。
 
占美(熊浩迪饰)
妈的
你凭什么?
 
青年嘉丽(张屹巍饰)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你的衣襟擦过路旁的天堂树的叶子
随风带走了它最后的几片枯叶。
“再见。”我对你说。
然后你就消失了,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你。
我想不明白,你和雪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你来过之后就会下雪?
明明你的怀抱一点也不冰冷
我亲眼见到雪花落在你肩上
然后融化。
你的手,划过坚冰,也不会有任何一滴因为融化而留下来的水。
可是我喜欢冰雪,
我也喜欢你。
 
真正的爱德华也出现了,他依然用他果决的语调对老妇人说:
“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好像真的爱你。”
 
他们不见了,只剩满头银丝的嘉丽在雪中迷失。
那片片雪花分明在说:
“永别了,人类。” 
 
 
 
 
 
 
 
 
敬 请 期 待
 
文案 / 温博皓 果雨浓
摄影 / 甄欣然 谢恩穹 王雪铮
排版 / 贾先沂
 
动图摄影 / 牛钰睿 孙唯轩 王惠昊 周海纳
动图后期 / 周海纳
 
 
文案合作
Verge
 
动图合作
钢的琴影视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