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节第二场《两杆大烟枪》| 正心书院

发布:艺术中心 2016年12月29日 点击:

由恺然 纪雯涓

摄影甄欣然 雷君毅

动图摄影皮若及 刘岩

 梅涵睿 熊浩迪

动图后期王惠昊

                                                                                                                                                                              

     灯光亮音乐起,主角艾德与汤姆扛着枪,随着节奏醉酒般地来回晃动,随意中夹杂着用心的舞蹈元素,并同时漫不经心地骂着脏话调侃,结合R&B色彩的背景音乐,尽显英国街头混混的情态。正心书院《两杆大烟枪》正式开演。

      赌桌上,情趣用品店老板哈利邀请艾德赌博。鲁莽的艾德欣然接受,却中了她的圈套,欠下五十万元的债款,若不在一周之内还清,艾德和汤姆的手指都将难保。红灯闪烁中,一败涂地的艾德一阵晕眩跪地,然后踉跄离去。无意间,束手无策的艾德和汤姆听到隔壁毒贩子商量着抢劫供应商的计划,绝处逢生,决定守株待兔。汤姆当即便去找中间人尼克买枪,伴随着逐渐加快的音乐节奏,汤姆娴熟老练地与尼克讨价还价,最后用700元买下了两杆大烟枪。抢劫归来的两个毒贩被埋伏在其家中的艾德汤姆二人抓个正着,只好束手就擒,抢来的巨额赃款也被尽数拿了去。艾德和汤姆回到家中,清点着轻易到手的巨款和毒品喜出望外,外出作乐,并将得来的毒品阴差阳错地反卖回给供应商的老板罗伊。

     接下来的剧情因巧合而疯狂了,毒品被盗又被自己买回的毒贩罗伊得知真相后怒火中烧,决定前去艾德家把他们统统杀死。而与此同时,发现抢劫自己的竟是住在隔壁的艾德后,毒贩们也正在艾德家等待他们回来后报仇。两方势力相遇后,一阵枪声,便双双倒地。打手克丽丝得到赃款,带给了哈利便离开了,不料被两个同为哈利做事的蠢贼跟踪,并不认得哈利本人的二人见到哈利后又是一阵枪声,四人再次应声倒地。充满黑色幽默的一段失控场面随着枪声的结束归于寂静。

      归来的艾德和汤姆发现八个人的尸体后,又是诧异又是惊喜,带上钱和枪便匆忙离去。此时,场景以定格的处理方式静止了,打手克丽丝上场,从背后两棍打昏艾德和汤姆,携赃款扬长而去。

      剧的最后,抢钱者克丽丝落网,而那两杆大烟枪竟真是700年的古董,价值二百五十万,艾德与汤姆终究成为最幸运的人。

      这部剧演员的表演颇为出色,刘林翰在表演时加入了与观众恰到好处的互动,如向观众席抛洒剧中赌博用的钱币,成功地活跃了现场的气氛。在他与其搭档说明输钱经过时利用旁白、定格和灯光,让剧情变得简练且有创意,更增添了喜剧效果。两个蠢贼的表演也很是惊艳,每次出场都让观众笑声不断,气氛火热。

      回到剧情,虽说艾德与汤姆绝处逢生,可是我想,这场荒诞闹剧中也许并不存在最终的赢家,正如主演刘林翰在台上所说,我们不应仅仅为那两个好运气的穷小子拍手叫绝,更应该关注到那些更多的,在这个过程中死掉的角色。他们都是英国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做些见不得光的交易买卖,为了金钱不惜压上性命作赌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以想象,只有那些因生活困窘而被逼上绝路的亡命之徒,才会铤而走险,在枪口上过活。大烟枪是本剧一个重要的意象,它既是武器也是利益——死亡与金钱仅是一线之隔。《两杆大烟枪》即“Lock, Stock and Two Smoking Barrels”在英文中也有“豁出去拼了”的含义。所以,可以说这些人物的人生就是赌博,不计成本,不计后果,只是凭借那一点对金钱的执着和生存的欲望而挣扎着试图从自己所在的困苦的阶层中探出头去。他们为存活,更为机会,因为只需像那剧里展现的几个巧合、些许运气,他们的人生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如,哈利曾说她会考虑朋友和对手,过去和未来,可最后却还是败给了那个只在乎现在的艾德。

     在我们的眼中,这些形象或许仅仅就是我们平时有所耳闻的不法分子,社会毒瘤,而这部剧却道出了一个真相——他们也是人,人生百分之九十九以悲剧收尾的一群人。他们自欺欺人,用各种方式麻痹自己的情感。艾德和汤姆的演绎中就有鲜明的体现,每当他们得到钱,第一件事就是豪饮高歌、肆意挥霍,因为他们很明白,自己也不能确定是否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因为他们也无法预料好运何时会眷顾自己,正如他们无法预料何时会被从背后当头一棒一样。他们疯得可怜,笑得悲壮,他们踏上的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致金钱。”

——“和两杆大烟枪。”

音乐起,在两个幸存者的说笑和酒瓶碰撞声中,灯光逐渐消退,他们的故事也告一段落。

I was born by the devil/ I was left here to die/ I lost hell out of ransom on the cold summer sky.

让我们致生命之短暂,致生活之无常。